《夢魘無疆》[夢魘無疆] - 第10章 律師

鄭大乾被西裝男一席繞得有些迷糊,深吸一口氣靜下心來仔細一下,其實這道理也挺簡單的。

這就好比人做夢,然後再醒來。

這個時間順序就是先做夢後醒來。

在夢中世界的夢中夢其實也是按照這個順序,深層夢境在時間順序上應該是比中層夢境要早,中層夢境比淺層夢境要早,因為人即使在夢中夢裡醒來,由於自身是現實生物的原因,他的感知順序也應該如現實一樣,先做夢然後醒來。

可能就是因為人是現實生物的原因,大腦在安排這些夢境順序的時候會自動的把它按照深中淺的順序編排起來。

這樣一想就不難理解為什麼許志在中層夢境並不認識鄭大乾。

因為按照時間順序來說,雖然這是他們第2次見面,但是大腦按照現實中的順序排列起來,他們應該是在中層夢境中第1次相見。

而如果鄭大乾把許志帶入深層夢境的話,那麼他們在這個夢境里就是第2次相見,以此類推。

鄭大乾在心中暗暗記下了這一條夢境世界的規則。

開動暫停的時間,許志依舊斜靠在椅背上瞪着鄭大乾,臉上的神情滿是傲慢。

鄭大乾心裏冷笑臉上卻擺出一副惱怒的神情,把手裡的文件夾拍在許志面前的小桌板上用低沉的聲音說道:「許大公子,我們為什麼請你來這兒我相信你心裏比誰都明白。痛快的把事都說了吧,這對你有好處。我們的政策你可能不了解,我先跟你在這說一下。看到我身後那8個字了嗎。」

鄭大乾指了指身後牆上的8個大字緩緩說道:「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我們這是在給你機會,你可別不珍惜,別怪我事先沒跟你說明。如果你自己把事兒說了,這算是有自首情節,法院量刑的時候會考慮減輕你的罪行,可如果這事兒要是我們把它說出來,那性質可就不一樣了。你自己好好想清楚。」

許志一臉無所謂的表情,也許是瞪着鄭大乾太久了,眼珠子有些累,他眯縫着眼兒看着鄭大乾不屑的笑道:「這位警官,你說的什麼我都不知道,我也沒什麼跟你們好說的。我的律師不來我是不會說一個字的。」

鄭大乾擺出一副嚴肅的神情,伸手在許志面前打開文件夾,手指上面重重的戳了幾下,指着文件里的照片說道:「許大公子,你仔細看看這上面記錄的都是你的犯罪證據!」

許志根本不理睬鄭大乾,故意作對的仰着頭,鼻子里發出挑釁的輕哼聲。看來這種事他經歷多了已經有一些經驗。

鄭大乾看着這傢伙油鹽不進的樣子心中有些惱火,他圍繞着許志走起圈來,臉上神情陰陽不定,直勾勾的眼神瞅着許志心裏有些發毛。

鄭大乾咬着下

嘴唇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那表情像極了護食時候的野狗,就這樣看了她好一會兒才露出一副冷笑,慢慢的走到視頻記錄儀前伸手關閉。

許志見鄭大乾這樣頓時緊張了起來,之前的囂張跋扈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