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 - 第10章

晚上下班後,胡蕊來到醫院看望吳憂。
不論怎麼說,吳憂畢竟都是公司的大股東,也是自己的合伙人。
兩次在自己公司進醫院,胡蕊有點過意不去,而且也想化解一下他和楊小邪的干戈。
雪白的病床上,吳憂正躺在病床上,而在他旁邊,正襟危坐着一位穿着正裝的中年男人。
一套黑色西服,包裹着中年人當中,罕見的勻稱身材,眼眸深邃,給人一種深深的脅迫感。
「吳叔……」
胡蕊認識,這位中年男人,就是吳憂的父親吳俊生:「吳憂怎麼樣,沒什麼危險吧?」
「醫生說沒有嚴重的傷勢,只是渾身瘙癢難耐。」吳俊生語氣平淡。
胡蕊看着吳憂蒼白的臉頰,點了點頭:「哦,那沒事就好。」
「沒事?你看看這些東西!」吳俊生指着旁邊的幾桶廢紙,聲音陡然提高几度:「我兒子醒着的時候,鼻涕眼淚就沒停過,在床上滾來滾去,如坐針氈!只有打麻醉劑,讓他睡着,才能減緩這種痛苦!」
胡蕊自然不明白,中了麻穴有多麼難受:「那查出來是什麼原因了?」
「查不出來!但肯定和你公司的那人有關!」
吳俊生抬起眼眸,怒火終於從他的雙目中,完全迸發出來:「他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動我兒子!我不管那人和你什麼關係,總而言之,我要他付出全部的代價!」
三大家族吳家的掌舵人吳俊生,此刻心中就只有一個想法!
那就是將楊小邪碎屍萬段!
「吳叔你別生氣,這件事還沒查清楚……」
「不用查!」吳俊生冷笑道:「我吳俊生做事的規矩,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小子敢動我兒子一根毫毛,他死定了!」
胡蕊明白,吳家雖是東海三大家族,但門丁並不興旺,三代單傳。
吳俊生平時最看重的,就是吳憂這顆獨苗。
從小到大,都是如同掌上明珠般伺候着,這才養出吳憂目中無人,囂張跋扈的性格。
可她還沒放棄:「吳叔,這樣你看如何,我認識幾個市裡知名的醫生,讓他們先瞧瞧,吳憂究竟是怎麼回事……」
「小蕊,我知道我家兒子鍾情於你。所以這件事,你別插手就相安無事!」吳俊生深深瞥了胡蕊一眼:「至於吳憂的病情,我已經去請了『大聖手』崔銘宇,馬上就到。」
崔銘宇的大名,胡蕊也聽過,整個東方行省最知名的醫學家,醫術高超,獲獎無數。
尤其是搭脈診病這一手絕學,據說不管任何疑難雜症,只要一撘脈門,就能診斷出來,號稱「大聖手」!
不過這位崔大聖手已年近古稀,平時在家研究醫學,極少出診。
吳家不愧是東海三大家族,居然能請來這樣的頂尖大師!
不一會兒,一名頭髮鬍鬚花白的老者,戴着口罩走了進來。
「崔大師,這次辛苦您。」吳俊生站起身迎接,和崔聖手緊緊握了一下手:「犬子這次的安危,全看您的。」
「吳總客氣,怎麼說咱們也是老朋友了。」崔聖手也沒說二話,直接把食指中指,搭在吳憂的脈門上診脈。
十秒鐘不到,他就鬆開了手指。
「小吳總這樣的病情,持續多久了?」
吳俊生看了眼手錶:「大概十來個小時吧。」
「不可能!」崔聖手一聽有十個小時,頓時變得滿臉疑竇。
「崔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