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 - 第16章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這小保安,看來已經到無敵的境界啦!」
眾人顯然是對楊小邪這番話,完全不敢相信!
「即便這畫是贗品,也是逃過拍賣會上,那麼多行家的火眼金睛。你說你隨便做的畫,比這幅強?」
羅俊好不容易忍住笑,說到這又噗嗤一聲笑出聲:「你如果能畫出比這強的,我就把兩幅畫全都吃了!」
「好,這是你說的。」楊小邪左右看看,這精品店的桌案上,筆墨紙硯都很齊全。
他直接跳到桌前,拿起一張宣紙,點筆開墨!
「我擦,你要幹啥?快攔住他!」羅俊想要阻攔。
這精品店裡的筆墨紙硯,可都是珍品孤品,價值不菲。
光是一張宣紙價值都要好幾千,那些筆墨煙台,更是動輒幾萬。
然而此刻,身邊的中年男人卻攔住了他,朝着楊小邪努努嘴:「這小子的架勢,有些古怪……」
羅俊這才注意到,楊小邪並沒有坐在椅子上作畫,而是在蹲着馬步!
老頭曾經告訴過楊小邪,字畫這類「藝絕」,但凡能站,絕不坐下。
最好的姿勢,則是蹲着馬步!
馬步扎穩,根正蒂固!
根正,則筆直。
筆直,才好使力,筆鋒才能通心!
隨着楊小邪下筆,那中年男人目光逐漸明亮,逐漸開始湊近,觀察着整個作畫過程!
羅俊雖心疼自己的文房四寶,可身邊中年人顯然對楊小邪很感興趣,他也只能耐着性子等。
短短十分鐘後,楊小邪驟然停筆:「成了。」
一副蒼勁有力,意境深遠的「松柏長青圖」呈現在眾人面前!
讓所有人意外的是,楊小邪做出來的這幅畫,居然和牆上掛着的那副,幾乎一模一樣!
「邪了門了……」羅俊不停打量兩幅畫,一時間瞧不出半點區別。
悄悄摸了下,畫上的墨跡未乾。
「還等什麼?吃了吧?」楊小邪擦了擦手,指着畫對羅俊說。
羅俊漲得臉都紅了:「小兔崽子,你是畫得還行,可不比我這幅差多了?」
「差多了?你是眼瞎了,還是壓根看不懂?」楊小邪難以置信:「難怪被人騙了八百萬。活該!」
「你這臭小子……」
羅俊被楊小邪擠兌得牙根痒痒,呼哧呼哧喘着粗氣,轉頭望向身邊中年人:「齊總,您來評評理……」
他本想着,自己不懂這些,說不出個所以然,身邊的齊總,總能說出道道。
可誰知那齊總此刻居然埋首賞畫,看得是興緻勃勃。
「好畫!精妙絕倫啊!」
中年人此刻終於抬起頭,讚不絕口:「你這幅松柏長青圖,幾近以假亂正!沒想到小小年紀,筆墨居然如此深厚!請問,您是哪位先生的高徒?」
這話一出,現場一片驚訝聲。
就連羅俊帶來的朋友,都誇讚這幅畫,答案不是顯而易見嗎?
「羅總,八百萬不是小數目。」中年人走到羅俊身邊,悄聲道:「這位小友作畫時,並沒看牆上那副一眼。我覺得他的話,值得一試。」
羅俊的臉色瞬間變色!
對啊!
如果說這小保安只是有些實力,但是光憑看了幾眼,就能將畫作臨摹的活靈活現,這絕不是偶然……
「媽的,拍賣行居然敢騙到老子頭上?活膩了吧!」羅俊意識到不妙,捏緊拳頭,額頭青筋暴突。
「這幅畫,羅總要是不吃,也可以自行處理。不過若下次再讓我見到,我必親手燒了這副贗品,以免他人受騙!」
楊小邪丟下這句話,帶着何魁等人離開。
李隊長見狀有些急了:「羅總!他打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