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 - 第3章

這可是白玉集團董事長的姑爺啊!
「你們愣着幹什麼,還不趕緊動手?當我的話是放屁呢!」
那名年輕人怒斥道。
「這……」兩名保安犯了難。
這年輕人叫做吳憂,是白玉集團的大股東。
一方是大股東,一方是集團姑爺,得罪了哪邊都沒好果子吃。
好在胡蕊及時開口,制止了矛盾:「吳憂,他沒有騷擾我,你誤會了。」
「誤會?他穿成這樣,跑你辦公室,難道還能來談生意不成?」吳憂顯然不信:「小蕊,你就是太單純善良,對付這種閑雜人等,就要乾脆利落……」
「閉嘴。」楊小邪不耐煩地打斷他:「誰是閑雜人等?我是蕊兒老公!」
「老公?」
吳憂頓時愣住,沉默了片刻,將疑惑的目光轉向胡蕊。
「我們確實有婚約,是小時候定的親……」胡蕊大致將事情解釋了一番。
聽完解釋後,吳憂總算長出一口氣:「原來是叔叔定的,那就好辦了!」
他從衣兜里,掏出支票,飛速簽上名字:「這張支票是三十萬的,只要你放棄婚約,離開胡蕊。這筆錢就是你的!」
吳憂是看楊小邪穿着破爛,判斷就是個土包子,所以給點錢,打發他離開就行。
「三十萬?怎麼,你覺得蕊兒就值三十萬?」
吳憂噎了一下,沒想到這土包子胃口還挺大:「那你想要多少?」
楊小邪笑了笑沒搭理。
錢對楊小邪來說,簡直就如同浮雲一般,壓根不在乎。
這輕蔑的態度,讓吳憂徹底惱火起來。
「給你三十萬算給你面子。都什麼年代還婚約,你去法庭看看別人認不認!」
楊小邪聳聳肩:「法庭不認沒關係。蕊兒和她父母認可就行。只要補個證,我就是蕊兒名正言順的老公。」
「你是給臉不要臉了,是吧?!」
吳憂憤然,舉起拳頭,朝着楊小邪的臉上招呼!
他之前學過幾年跆拳道,自認為身手不錯,可惜挑錯了對手。
拳頭剛擊到楊小邪的身上,就被一股詭異柔力,給彈飛出去!
碰!
吳憂的身子直接撞爛辦公室門,躺在門外的地上,昏厥過去。
周圍頓時圍上一群看熱鬧的集團員工。
「都讓一讓,別擋道!」
胡蕊趕緊讓兩名保安,送吳憂去醫院,隨後轉身,惡狠狠地瞪了楊小邪一眼。
「他先動的手,結果自己卻滑倒了。真是奇怪啊。」楊小邪聳了聳肩。
要不是自己收回七成勁,這小子的下場只會更慘。
「滑倒?」
胡蕊正要問楊小邪,一名穿着短裙的美女走到她面前:「胡總,丁少剛剛打電話過來,說晚飯還有十分鐘,您到底參不參加?」
聞言,胡蕊的神色微微一變。
丁少名叫丁克,仗着丁家的勢力,為人囂張跋扈,總來纏着自己不放。
今晚的飯局,本來她不想參加,奈何自己才簽下一筆大單,進口的布料還在丁氏海運的貨輪上,不得不去。
「告訴丁少,我會前往。」胡蕊權衡再三,最終妥協了。
楊小邪發覺胡蕊的臉色不對,仔細觀察後,站起身忽然說:「我肚子也餓了。帶我一起去?」
胡蕊背起自己精緻的小挎包,不耐煩地道:「今晚是商業飯局,你去幹什麼?打人嗎?」
楊小邪也不生氣:「你的眉心烏雲密布,最近會有諸多不順。」
胡蕊不屑一顧:「你還會算命?可我不信這個。」
楊小邪不理會,搖頭晃腦又接著說:「烏雲中存有紅紫二氣。紫氣東來,最近你有一件大喜事。但最終血紅之氣佔上風,可能結果損失慘重。」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楊小邪沒直說。
紅氣聚集,這是「血光之災」之兆!
這話讓胡蕊心中一跳。
集團近期才和博雅集團簽下一筆大單。
這個喜訊暫時沒有公布,只有自己身邊的幾個人知道,他楊小邪怎麼得知?
如果真如他所說,結果損失慘重的話……
楊小邪見胡蕊還在猶豫,繼續說:「這次飯局不好對付吧?你帶上我,有問題我還能幫你擋兩槍。」
胡蕊知道,楊小邪的身手確實不錯。
何況他一口一個老婆,叫得如此理直氣壯,或許能讓丁克放棄追求自己的執念。
胡蕊看了一眼手錶,又看看楊小邪,心存僥倖地說:「好。不過事先說好,這頓晚餐對我很重要。沒我的吩咐,你絕不能說話,更不能動手!」
「沒問題。晚上我這張嘴,只管吃。」楊小邪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