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我被七個女神輪流逼婚] - 第3章(2)

拍手說。
玉富大酒店,頂層豪華包間。
當楊小邪和胡蕊走進,裏面已經坐了七八個人。
「丁少,抱歉讓您久等。」
胡蕊朝着一個穿着花襯衫,梳着油頭,坐在主位上的年輕男人打招呼。
毫無疑問,這人就是丁克,丁氏海運的總經理。
「胡總,你遲到了半小時,罰酒三杯,不過分吧?」丁克笑眯眯地指了指桌上的白酒。
「這……」
白玉集團的美女總裁不勝酒力,是眾所周知的事。丁克這是有意為難。
「怎麼,我都在這等了你半小時,連三杯酒的誠意都沒有?」丁克逼問。
「不是不是……我喝!」胡蕊端起酒杯,連灌三杯下肚,嗓子無比辛辣,不由咳嗽幾聲。
楊小邪悄然遞給胡蕊一張紙巾,眼神冷了一下。
「好酒量!」
丁克一雙色眯眯的眼睛,只顧盯着胡蕊仰起的脖頸,咽了口唾沫:「胡總這尊大佛,還真是難請,勉強來了還要遲到。」
胡蕊苦笑:「主要丁少訂的酒店,離市區挺遠的。」
「因為朋友跟我說,這家酒店的床又大又舒服。」丁克掏出香煙,抽了幾口,意味深長的笑道:「一會兒用完餐,咱們去試試?」
滿桌哄然大笑。
胡蕊自然聽出話中的意味,可為了生意,她只能裝聽不懂:「丁少要好床,我可以送您一套。」
「胡總,砸門都是明白人,何必跟我繞彎子呢?」丁克掐滅香煙,臉色一沉:「我可沒少在你身上花心思。只要你做我女朋友,以後白玉集團的運輸費用,可以減免三成!」
胡蕊堅定地回絕:「我不需優惠。」
「你這是在拒絕我咯?」丁克眯着眼睛,沒想到這東海居然有女人敢拒絕他:「胡總鍾愛單身,我不強人所難。那你跟我共度一夜良宵,生意還可以繼續做。否則,後果自負!!」
胡蕊臉色無比難看,丁克明顯知道那筆原料對自己的重要性,今晚藉著酒勁,逼迫自己就範!
可如果真惹怒了丁克,後果不堪設想啊!
正當胡蕊孤立無助,忽然有人開口說話了。
「丁少想良宵一晚還不簡單?我陪你睡唄!」楊小邪憋不住開口說道。
雖然胡蕊只是個便宜老婆,但看見她這麼被欺負,還能不說話,還算是個男人?
所有人怔住,望着角落裡的楊小邪。
丁克也愣了下,剛才都沒注意,胡蕊居然帶了個男的進來:「你小子算哪根蔥?我來教教你怎麼說話!」
在桌都是丁少黨羽,聞言立刻有兩人站起身,朝楊小邪走去。
這兩人身材魁梧,步伐矯健,顯然都是練過的高手!
「且慢!」胡蕊見情況不對,緊張地站起身:「這裡是公眾場合,你們別亂來!」
「哈哈哈哈哈!」
丁克像是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你真是可愛!一個小小東海市,我丁克想怎麼亂來,就怎麼亂來!!」
「來人,給我看死大門,沒我的允許,誰都不許進來。」
桌上又有兩人站起,將大門堵住。
丁克滿臉獰笑:「你們就兩人,也敢與我叫囂?是第一天認識我丁克?」
楊小邪眸子一冷,這些年在神仙島,所有人都對自己畢恭畢敬,還沒人敢出言威脅自己。
「丁克這名字挺潮啊。丁家是想斷子絕孫?我可以如你們所願。」
這些人立刻止住笑聲,駭然地盯着丁克。
丁少平時被忠人高高捧着,如此被人瞧不起,怕是要發飆了!
果然,丁克的眼中厲光頓顯,說出三個字:「幹掉他!!」
站在楊小邪身邊那兩人得到指令,立刻朝楊小邪沖了過來。
楊小邪從小流落街頭,被人肆意欺凌。在神仙島「十絕」中,學習最快最用心的,就是「武絕」。
為得就是從今往後,只有他楊小邪欺負人,絕不能被欺負!
然而島上多年,除了七位師姐敢與他切磋,楊小邪就沒跟其他人動過手!
沒想到剛來到東海市,就有這麼多人找茬。
果然――還是島外的世界有趣!
楊小邪嘴角揚起,背後的食指曲起,微彈!
錯身的片刻,兩人渾身一顫,便木頭般徑直砸倒在地上!
碰、碰!
兩人暈倒過去,楊小邪還保持着兩手背負的姿勢,眼神平靜如一潭古井。
丁克面露詫異,自己這兩名手下,可都是練過好幾年的打手!
能輸得如此輕鬆徹底,是他萬萬想不到的!
楊小邪拍了拍手,乜斜眼神打量四周。
「還有人來么?一起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