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折磨周澍》[深情折磨周澍] - 深情折磨周澍第3章  

我們在一起,整整十一年,從彼此微末之時走到現在。
如今他一句話就可以定性。
——唐容,別把自己想像得那麼值錢。
周澍摔門而去,我走到門邊,恰好看到羅秋撲進他懷裡,溫言細語地安撫他情緒。
她只不過說了兩句話,周澍的表情一下子就緩和了。
他把羅秋抱進懷裡。
抬眼的一瞬間,分明看到了門邊的我,但吻落下得毫不猶豫。
羅秋軟綿綿地撒嬌:輕點呀師兄。
我站在房間里,四周的氣味慢慢包裹住我,彷彿漫上來的潮水,帶來窒息的、瀕死的感覺。
其實我如今孑然一人,根本用不上那些錢。
只是……我太難受,太難受了。
除了拿走這些錢,我實在想不出什麼辦法,在不波及自身的情況下,還能讓他像我一樣不好過。
那天晚上的活動全程直播。
周澍和羅秋並肩走上紅毯,微笑着面對記者的詢問:二位如今同在一家公司,又是師兄妹,會不會好事將近了?
羅秋羞澀地笑而不語,周澍則語氣平靜:一切順其自然。
聽說周先生從前的經紀人因為能力不足、中飽私囊,如今已經被辭退。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我也不想追究。
我站在窗前,用發抖的手關掉了直播。
月光慘白地照進來。
那天晚上我又夢到從前。
我和周澍一直住在這裡,他寫了新歌,就會靠在窗邊,彈給我聽。
身後窗外,萬家燈火,而那些後來被千萬人傳唱的歌曲,彼時只有我一個聽眾。
周澍說:姐姐,你等我大紅大紫,開第一場十萬人演唱會的時候,我要在全世界面前向你求婚。
後來他果然萬眾矚目。
第一個要丟下的人,就是我。
醒來時,胃部劇烈的疼痛折磨得我幾近昏厥。
陽光灼烈,卻驅不散寒意。
房間里空空蕩蕩。
這麼多年,我身邊一直都只有周澍。
唯一的朋友,也在大學畢業後就去了國外讀研,後來乾脆定居在那邊。
她不太喜歡周澍。
我們已經很少聯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