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折磨周澍》[深情折磨周澍] - 深情折磨周澍第6章  

我還記得去年秋天,周澍終於靠着一張入圍最高獎項的專輯,一炮而紅。
與之對應的,是公司一早給他安排了新的經紀人,和因為家附近到處都是記者,躲在酒店裡半個月沒出過門的我。
那天半夜,他從慶功宴上回來,帶着滿身酒氣和陌生的香水味。
像是睡蓮。
我坐在沙發上,靜靜地看着他:周澍,我要出門。
不行。
他走過來,站在我面前,居高臨下地看着我,之前我們有些約會好像被人扒出來了,現在那些記者四處找證據,你別害我。
我心尖一痛,仰頭看着他:所以我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嗎?
為了你的星途坦蕩,我要在這地方躲一輩子,是嗎?
他眼中湧上幾分戾氣:在鬧什麼?
唐容,你變了。
為了寫歌我幾天幾夜沒合眼,參加綜藝被惡剪,不見你關心一聲。
現在我拿了獎,結果你連句祝賀都沒有是嗎?
說完這句話,大概是醉意上涌,他沒理會我,摔上門出去了。
先變的人說我變了。
我眨了眨眼睛,還以為自己在笑,可眼角有眼淚淌下。
一開始,我還沒辦住院手續,只是定期過去治療。
拿着那筆錢,我把租了很多年的這間出租屋買了下來。
因為是老房子,裝修又舊得不行,再加上租了多年的情分,房東要價很便宜,還反覆跟我確認:唐小姐,你真的要買這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