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辰小說》[趙辰小說] - 第14章 趙玄機的反擊

第14章趙玄機的反擊
「首輔大人,太子初生牛犢,太過莽撞了,您作為當朝首輔,一定不能讓太子這麼放肆下去。」
大理寺卿孫伯禮義憤填膺地說道。
一旁,刑部尚書滕懷義也開口道:「孫大人說的不錯,朝廷上,畢竟還是首輔為重,若是讓這少年太子如此胡鬧下去,如何成得體統?未來皇上龍體康復,見到京城被太子弄得烏煙瘴氣、民怨沸騰,只怕是又要氣倒,首輔大人,現在我們不得不對太子採取一些措施了。」
趙玄機微微合眸,他淡淡地對着旁邊在低頭喝茶的同為內閣同僚的建極殿大學士王騰煥說道:「王兄,你如何看待此事?」
王騰煥輕輕地放下茶杯,說道:「太子年少,初掌監國之權,只知道用權殺人,卻不知權力的背後便是責任,你我作為朝廷股肱之臣,理應輔佐太子,讓太子明白,治理江山天下,可不是一個殺字就能解決一切的。」
「更何況,你我若是再沉默不語,第二個徐長青,只怕是就要出現了。」
聽到這話,趙玄機面色深沉。
他緩緩地道:「既然如此,明日,我們便共同去東宮,面見太子,告知其利害,讓太子暫且放下監國之權,還是先學習好如何處理朝政,再論其他吧。」
周圍幾個同在書房內密謀,屬於趙玄機核心圈子組成人員的高官對視一眼,紛紛露出了笑容,然後他們整齊劃一地對趙玄機拱手行禮:
「我等,謹遵首輔大人令。」
趙玄機面無表情地點點頭,緩聲說道:「明天既然還有正事要辦,各位先回去休息吧。」
其他人見到趙玄機下了逐客令,於是都起身告辭。
等所有人都走後,趙玄機坐在椅子上沉思了片刻,然後起身去書桌邊寫了一張條子,手掌輕輕拍了拍。
門外,一名面無表情的侍衛悄然來到趙玄機面前,一聲不吭。
「火速送往宮中,交給趙蕊。」趙玄機又從抽屜里取出一瓶葯來,跟條子一起交給侍衛,淡淡道。
侍衛接過了兩樣東西,看也不看直接塞入懷中,行了一禮之後悄然離去。
來到院中,趙玄機抬頭看着夜幕,喃喃道:「太子,希望你別逼老夫走到這最後一步。」
……
李辰剛回到東宮,就接到了三寶傳來的最新消息。
「朝中過半的一品大員聚在趙玄機府中,商談了兩個時辰才離開?」
李辰表情平靜,問道:「可否探出他們談了什麼事情?」
三寶拱手道:「錦衣衛的探子只知他們明天便要聯合到東宮面見太子,具體是什麼原因和事情,暫時還不知道。」
李辰走到了一盞燭火旁,拿剪子挑了挑燈芯,火光跳躍之下明亮了許多,看着燭光的李辰漫不經心地問。
三寶輕聲道:「奴婢不敢妄言,但絕非是什麼好事。」
「當朝首輔,在朝廷內的實力可以說是隻手遮天,父皇病重數年,這數年來,幾乎都是他在管理朝政,許多政令、策略都是出自他手,比起我們父子來,他才更像是這個帝國的掌舵人。」
「而這個時候,圍繞在他身邊的那些一品大員們找這位首輔大人商談兩個時辰,只有一個原因。」
李辰放下剪刀,冰冷地說道:「本宮這幾日的所作所為,讓他們急了,他們已經不習慣自己頭頂上有皇權壓制,他們想要一切回歸正軌,而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本宮屈服,或者…讓本宮消失。」
三寶瞳孔緊縮,他立刻說道:「奴婢以及東廠,願為太子赴死。」
「本宮知道這話肯定是出自真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