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贅婿天帝》[贅婿天帝] - 第1章 少年蕭逸

第1章 少年蕭逸

「天兒,這是皇帝老兒送來的極品茶葉,你嘗嘗?」

「天兒,定國公那邊想把他家的小孫女送到天劍宗伺候你的衣食起居……」

「天兒……」

蕭逸抬頭看着主座上一臉討好,甚至有些卑躬屈膝的蕭正德,平靜的眼神中有着些許苦澀和無奈。目光轉動間,落在蕭正德身前大馬金刀坐着的那名俊朗不凡的青年。

他是蕭逸的親哥哥蕭天驕!

一個從出生開始便註定不凡的絕世天才。

蕭天驕出生之時有一火龍從天而降,認其為主。

不足三歲便覺醒至尊霸王聖體,擁有單臂舉起千斤巨鼎的神力。

五歲突破肉身十重,七歲踏入聚氣十重,八歲衝擊神通境成功,成為大乾王朝歷史上最年輕的神通境強者,十歲踏入神通十重,從而進入大秦王朝十大宗門排行第一的天劍宗,成為劍宗親傳弟子。

如今不過二十歲,蕭天驕已經成功踏入道劫境,被譽為大乾王朝崛起的希望。

舉國上下皆是期待着他能夠踏足長生秘境,成為大乾王朝開國以來的第一位萬古巨頭。

正因為蕭天驕的存在,讓本只是小門小戶的蕭家,一舉成為了大乾王朝最炙手可熱的豪門,逢年過節,連當今聖上都要主動登門獻上賀禮。

可以說整個青天界沒有人不知道蕭天驕這個名字。

至於蕭逸……

在哥哥蕭天驕如此耀眼的光芒下,卻是沒有絲毫存在感。所有人見到他,只會說你命真好,有一個這麼優秀的哥哥。

世人眼中蕭逸真的很幸運,哥哥是當世第一天驕,更是大乾王朝第一宗門的聖子,隨便給他一點資源都能成為頂尖高手。

現實卻是當蕭逸十歲的時候,蕭天驕便嚴令禁止他繼續修行。

哪怕是最普通的錘鍊身體都不允許。

用蕭天驕的話來講,蕭家有他這一條龍足矣。

他不願有人在提到他的時候,會想到有一個跟他體內流着一樣血液的兄弟,只是一個普通之資的凡人。

這會影響到他的完美形象。

若非蕭逸的母親誓死保護,以蕭天驕手段早便讓他悄無聲息的從世上消失,永絕後患了。

也因為這樣……

在過去的八年里,他一直被囚禁在蕭家最深處的僻靜小院里。哪怕如此蕭天驕仍不放心,為了防止蕭逸逃跑,甚至還安排了兩名神通境強者時刻盯着只有肉身境的蕭逸。

若不是母親時常偷偷送些書籍,傳遞一些消息給他,他連當今皇帝是誰都不知道。

只是。

唯一疼愛他的母親,卻也在三年前暴斃而亡,從那以後,蕭逸足足三年沒有踏出小院半步,彷彿整個蕭家都將他遺忘了一般。

而今天……

蕭正德突然命人將他召來。

距離他抵達大廳已經過去兩個時辰,蕭正德和蕭天驕卻如同未曾看見他一般。

看着高高在上相談正歡的二人,蕭逸心冷如冰。

十八年了。

如同空氣一般生活了十八年,他早已經習慣被人無視了。

哀莫大於心死。

站在空曠大大廳里,面對着那兩個本該是這世上最親近的兩個親人,留給蕭逸的卻只有孤獨和平靜。

又等了半個時辰,蕭正德好似才想起來蕭逸的存在,轉過身的瞬間臉上的諂媚和討好笑容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嫌棄和厭惡,似乎懶得跟蕭逸多說一句,淡淡道:「你回去準備一下,三日後前往天青王國南荒城……」

「天青王國?」

蕭逸一愣,天青王國是大乾王朝的附屬小國,賁臨無邊洪荒的貧瘠之地,是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皺眉問道,「去那做什麼?」

蕭正德不耐煩道:「你哥……」

「哼!」

蕭天驕冷哼一聲,神色露出許些不悅和厭惡。

在他看來身為蕭逸的哥哥,乃是莫大的恥辱。

「哎呦,為父嘴瓢了……」

蕭正德連忙討好的說了一句,見蕭天驕臉色緩和許些,他才繼續說道,「天兒那頭火龍看上了南荒方家的護族妖獸銀翼劍龍,但方家卻妄想以此攀上咱們蕭家這層關係,咬死不肯交出銀翼劍龍。商議過後,我們一致決定讓你入贅方家,成為方家女婿,換取那頭銀翼劍龍!」

噗通!

噗通!

噗通!

蕭逸感覺天地間沒有任何聲音,只有自己的心跳聲,以及蕭正德和蕭天驕那冷漠的神情。一直如無波古井般的心境,在這一刻盪起驚濤駭浪。

就因為蕭天驕的坐騎火龍看上銀翼劍龍,就像賣貨物一般把自己賣了?送給方家當上門女婿?

蕭逸只覺得天旋地轉。

難以置信。

縱然這十幾年來蕭正德對他不聞不問,蕭天驕視其為污點和恥辱,囚禁他八年之久,不允許他修行任何功法武技,他都忍了。

可現在……

蕭逸臉上儘是苦澀,眼中帶着最後一絲希冀看向曾經被自己視為偶像的哥哥,沉聲道:「這是你的意思?」

蕭天驕瞥了他一眼,一臉淡漠。

似乎跟蕭逸說話對

猜你喜歡